吴氏太极拳百科

广告

《太极拳论》释义

2011-11-04 10:12:43 本文行家:曹树人

无极是混沌历久(深极寂静)后渐渐萌发生机的意境。是在极静中产生的将动之意。所以在具体的学拳行功中首先要求静,再“守(此)静笃”,静极而生的动意,就是无极。无极虽有动意,但无形体动作;待到有了形动,即为太极生矣!

 

 



 

 

太极天地太极天地



《太极拳论》解义

原文:太极者:无极而生、动静之几、阴阳之母也。

这是学习太极拳开宗明义的理论指导:指明太极之为物是在无极状态下产生的、处于动静之间;而阴阳又是太极状态下的产物,因为太极产生了阴阳,所以说太极是“阴阳之母”。

无极是混沌历久(深极寂静)后渐渐萌发生机的意境。

是在极静中产生的将动之意。所以在具体的学拳行功中首先要求静,再“守(此)静笃”,静极而生的动意,就是无极。无极虽有动意,但无形体动作;待到有了形动,即为太极生矣!

原文:动之则分、静之则合。

无极太极虽然含有阴阳、而未有表现。在太极状态中,动则阴阳相抱而动,是名:动之则分,也可名为:动分阴阳。分者是分清每一动哪里是阴?哪里是阳?并非是这一动为阴,下一动为阳!静之则合是指在练拳行功时,只要动即当明晓阴阳位置,静则复还“负阴而抱阳”的无极状态。因此可以这样说:只要是具有阴阳两性的

杨宇廷先师(1887——1982)杨宇廷先师(1887——1982)

物体,在静态时为无极,动态时则为太极。应当无论动静都不能改变或破坏负阴抱阳的状态,即是真正意义上的太极拳行功!



李承恩先师(1909——1996)李承恩先师(1909——1996)


原文:无过不及、随曲就伸。

凡练拳行功,一动一静都要恰倒好处,不能多做(过)也不能少为(不及)。应当静时静、须要动时动;不可动态多而静态不完备。“随曲就伸”是“无过不及”的指导思想:能够随形就势运动(随曲就伸),自然易于达到“无过”与“不及”。这是太极拳体用的重要原则:凡动静开合,都要中正不偏,守本份而已。


附言:何为太极?

太极就是由无极状态中产生的一种能够孕育阴阳、化生万物、可动可静的意境。

原文:人刚我柔谓之走、我顺人背谓之粘。

这两句话既是指导思想、也是具体的行功方法。人用力来攻我为刚,我在与彼相接触处,应对以柔;刚柔相接,自然随形顺势走动。人刚我柔是因、是做法,走是果,是自然成就。我柔则顺,因柔则无力阻碍运转;彼有力则背,背有别扭、违拗之意,也是因为有力导致气血运行不畅,而造成运动障碍。只有松柔才能做到随人而动,即是粘依。粘者:沾连不去也,故知:随人依人谓之粘。

原文:动急则急应、动缓则缓随。

时刻使自已身心都处于“随曲就伸、舍已从人”的太极境界中,能走能粘,自然应对自然随意;人来的快我应的快,来的慢则随的慢;总以能因人成势、随人而动为功。

原文:虽变化万端、而理唯一贯。

太极阴阳化生万象的规律是极简单的,惟一阴阳相和而已;但因为应用中角度方位运动肢体的先后次第不同,会使同一种规律下的自然变化无穷无尽,但无穷的变化都当本着:处静守柔、随人而变这个恒一贯彻的原则。

原文:由着熟而渐悟懂劲、由懂劲而阶及神明!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贯通焉。

明白了“人刚我柔”的原理,即是“由着熟而渐悟懂劲”的阶段;能够做到“人刚我柔”,则是“由懂劲而阶及神明”的境界。着是指行功的法与理,懂劲是指自身与法理相合,神明是指能够随心所欲、自然应变。这些若是不能持久练习,反复体悟寻找感觉,是不可能达到(在某一天的某一刻)瞬间彻悟的境地。

原文:虚领顶劲、气沉丹田,不偏不倚,忽隐忽现。



太极图太极图


虚领顶劲者:神意远瞻也;气沉丹田者:心气下降也;不偏不倚者:立身中正也;忽隐忽现者:生机发动也。此行功之诀要也!顶意不领犹鼠目寸光气血易因神意委曲、而滞于身中;心气不降,则横填胸膈,久必致疾;身正则易松,故立身中正、易得空效;生机隐现于心,则身可应机而随神意。虚领顶劲即是要求神舒意展、神意舒展在外,则顶劲不求领而自然在上,可避免低头弯腰的毛病,最重要的是可避免气血不畅、停滞在身上某一处。气沉丹田是要求心气下降,使心胸部位生空明感,能促进气血流通,因而也避免了上肢有力造成的横气填胸的练功疾患。立身中正不向四而八方任何一处一点寄托,就是不倚不偏,这样做法的好处是易于松空身体。能神意上领,心气下降,再使身体中正,没有偏倚,自然可得到动态下的心平气和,生机自然萌生心中,再培养日久,可使自然隐现,需时就在,叫做忽现;不用时自然消失,叫做忽隐。如《金刚经》中所说:来无从来、去无所去。这四句口诀可说是太极拳行功中具体做法的要求。

原文: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杳,仰之则弥高、俯之则弥深,进之愈长,退之愈促

这是在应用时随曲就伸原则的具体分类。可先由已身行功时体会:如觉自已左侧(右侧)有下坠的吃重感,即属没有松净,宜速以虚无的意思处理。在实际的应用中,敌力侵袭我左(右)侧肢体,我即当虚已左(右)侧以避开来力,即前述“人则我柔”;这是“左重则左虚,右重则右杳”的浅层意义,也可以理解为不论敌以力加诸我任何处,我只有一种作法,就是放松那个地方!“进之愈长”是指人攻我,其用意用力都是将我向其身前(我身后),我当虚接其劲意,而我自已身体向我身后极远处撤出。使对方觉得总也触及不到我身体的实质,只有继续向前;这个做法在我为引、在彼为进。二指我攻人即我将攻击目标置彼身后极远处。(长有漫意,所以无论是攻防、进势都不宜快。)“退之愈促”则是当彼进来而不能得势、思想退回时,我“就伸”之意、先已深入敌身后,使彼只要一想动,即会感觉已被形势所逼迫,(促有急意,所以表现时宜快疾。)如其实施后退时,我展开无形攻势,会令彼有被人自其身后牵拉之感,总之这是先期助长彼势,使之不备;在我谓之舍己从人,然而当星火成燎原势、则为彼所不知,仍是“随曲就伸”的功效。这也是老子“将欲夺之,必因与之”的训教。

原文:一羽不能加、蝇虫不能落;

一羽不能加者:我身心松空若虚、如鸿毛般轻微之外力也不承载;因此,如蝇虫之细小也不能停落——因我并不给其立足之地(力)也。不是不能负重,实不可亦不必负重耳。在体验用时,就是有丝毫的外力渗入人身,亦有可能侵及中枢(神经),亦足以毁体伤性!所以必须松空成虚无状、才是真松!在思想上若有丝毫含糊,即产生对待,就不能入“极柔软”地。

原文:人不知我、我独知人,英雄所向无敌,盖皆由此而及也。

这是依太极拳后发制人的规律所能达到的境地。大凡肢体有所行为,必然是出自心意的自然流露,所以意欲有所为,绝不能先有动意,一定要被动,要依人而动!也就是说:不管要干什么,都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让对方在事先有所察觉!如果对方能够在事先察觉,就是我的作法不够完善,不是有了动意,就是有妄动或主动了。如被先期察觉则我之举动就是见效也是大力破小力,不可能是太极拳以柔弱胜刚强的本来。松空身心、纯以神行,处处被动,退力减动,他人自然不能觉知。而“我独知人”的功夫也是从此处下手得到:我以轻柔之举,随人而动,自然不难知道对方意欲何为。所向无敌的英雄,都是经由上述的修炼道路而产生的。

原文:斯技旁门甚多,虽势有区别,概不外壮欺弱、慢让快耳。有力打无力,手慢让手快,是皆先天自然之能,非关学力而有所为也。

技击的法门有很多,虽然表现形势各有不同,但不外乎都是强壮的战胜弱小的,动作慢的输给动作快的;而以快和以力取胜,这都是先天体魄上的本能,不是通过练习正确的拳学法理而达到的功效。

原文:察“四两拨千斤”之句,显非力胜。观耄耋能御众之形,快何能为?

只要察看拳诀中“牵动四两拨千斤”的句子本意,明显的是说不靠力量取胜,再看有八九十岁行动迟缓的老人都能抵御众人的攻击,快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?

原文:立如平准,活似车轮;偏沉则随,双重则滞。每见数年纯功、不能运化者,率皆自为人制,双重之病未悟耳。欲避此病,须知阴阳:粘即是走、走即是粘;阴不离阳、阳不离阴,阴阳相济,方为懂劲。

原文:懂劲后,愈练愈精,再默识揣摩,渐至于从心所欲。

立身中正如同秤的平准,不偏不倚自然可以随机势运转,犹如受力后灵活转动的车轮(车轮因受力而转,这个转就是被动的)。在敌我接触时,我不顶不丢,能松至沉,才易于做到随彼而动、随曲就伸,此谓之“偏沉则随”。如果也用力接,则会和对方撞在一起,形成双重,便不能转动而成滞了,此谓之“双重则滞”。常见有人练了多年拳功,还不能做到随机势运转而消化来力,一动手反如同是自已把自已送给对方接受控制似的,这都是没有领悟双重是病态的原因啊。要想避免拳术应用中出现双重的毛病,必须知道阴阳变转的原理:所谓“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”是说:我顺人背(粘)是人刚我柔(走)的果,人刚我柔(走)是我顺人背(粘)的因,因由果而生,果由因而得;所以说,果也是因,因也是果(粘即是走,走即是粘);在人我之间,人进以阴(实)、我则应以阴(虚)。人隐以阴退,我进以阳随。如果没有对方的阴与阳,也就没有我的阴与阳,所以叫做“阴不离阳,阳不离阴!”能够完全舍己从人,即是与对方形成阴阳,在意识领域里我为主宰,在肢体运动上以人为本才是懂劲。懂劲是指完全明了太极拳、每一举动的因与果及其关系,等于是明白了运动规律及运施的方法,初步获得了身心高度统一后的随心所欲感,

原文:懂劲后,愈练愈精,再默识揣摩,渐至于从心所欲。

王茂斋祖师(1862——1940)王茂斋祖师(1862——1940)


懂劲后才算真正意义上的练拳开始。因为已经洞晓法理,行功已毫无障碍,自然越练越好!再能潜心的摸索、品味每一举动、法理的由来及所以然,就可以逐渐达到从心所欲的程度。

原文:本是舍己从人,多误舍近求远!所谓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学者不可不详辨焉!

太极拳的体用原则是舍己从人,舍弃自己原有的主观意识、而使肢体随对方的运动而运动。但很多人都误以为是“舍近求远”——舍弃自己眼前的工作,只去盲目的追求结果如在行功中不去认真研究这一动是从何而来?是出于什么原因来的?而只是追求这一动怎样使用——这在理论上谓之“舍本逐末”!这样不但“末”也得不到,“本”也会失去。

正确与错误、是与非,往往就是一线之隔,但行越远则道越背,如同一起点上而方向差了一丝,终能远隔千里。这个道理对于学习太极拳的人来说,是不可不详加分辨的。

原文:是为论。

这是我对张三丰老师所传太极拳道法理的论述。

2008.12.17 
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曹树人曹树人(健)河南省南阳市人.少年时代从学河南昆仑派李承恩(1909――1995)先师门下,得李师少林、昆仑两派拳械内功真传,精技击。八十年代中又师从龙门高道伍教鹏先师(1901――1988),为全真教龙门派十八世学修。南阳理工学院武术导师,为中国武协会员,并曾创办南阳吴氏太极拳学研究会,为吴氏太极拳宗师杨禹廷拳学传人。